服用痛风药物反应大会比痛风更伤身体吗

得了痛風后尿酸常常居高不下,光靠改變生活習慣已經無法達到降酸的目的了,這時候很多人就會透過藥物進行干預。但是服藥的同時又怕藥物對身體產生的傷害會比痛風本身更嚴重,能不用就不用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我們不能否定,任何一種藥物都可能有不良反應,但一種藥物上市前會做一系列臨床試驗,藥物的安全性始終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療效。

醫生用一種藥物肯定會權衡利弊,只有藥物治療帶來的益處遠遠大於藥物可能帶來的不良反應才會作為處方藥物用於治療。

首先,讓我們看一下高尿酸血癥和痛風如果不治療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

持續高尿酸血癥對機體的多種器官造成損傷,如骨損害、腎損害、動脈粥樣硬化、心腦血管疾病發病風險增加,還與高血壓、糖尿病、肥胖、脂肪肝等疾病的發生及預後相關,嚴重者甚至危及生命;

痛風反覆發作疼痛難忍,不僅影響生活質量,而且疼痛發作時會反覆服用抗炎鎮痛藥物,反而導致藥物累計使用總劑量增加。

尤其是非甾體抗炎藥相關性腎病的發生與此類藥物的累計劑量密切相關。由此可見痛風不治療“不良反應”很大。

其次,讓我們看規範治療高尿酸血癥和痛風會帶來哪些益處。應用最小劑量降尿酸藥物維持血尿酸的長久穩定達標,不僅可預防痛風的反覆發作,避免多次應用抗炎鎮痛藥物帶來的不良反應,同時也防止了持續高尿酸血癥對機體帶來的危害。

因此,在考慮是否需要服用治療痛風的藥物時,應全面權衡用藥的利與弊,不能片面強調藥物的不良反應,而忽略了疾病本身對機體的損害。

與炎症和高尿酸血癥對機體的損傷相比,藥物的不良反應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治療痛風藥物的不良反應大多表現在對肝腎功能的損傷及骨髓的抑制上。

但機體具有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特別是肝和腎,藥物對肝腎的損傷,停藥後大多可以恢復,但長期高尿酸血癥對腎、肝、心臟等重要器官的持續慢性損傷不可逆轉,機體難以修復,最終導致尿毒症冠心病、卒中等嚴重後果。

在選擇治療痛風的藥物時,要根據患者的病情及藥物的適應證、禁忌證選擇不良反應最小的治療方案,用藥過程中要及時監測肝腎功能、血常規等指標,以及時發現藥物的不良反應對治療方案做出調整。

由此可見治療痛風藥物的不良反應是完全可以把控的,需要治療時要及時起始治療。

發佈留言